栏目导航

寺库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奢侈品购物 奢侈品网 奢侈品网站 奢侈品 寺库网 地方资讯
寺库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寺库网 >

在玩具世界诠释中国人自己的审美

发布日期:2021-06-09 23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当玩具不再只是儿童的专属,走向更广阔的成年人市场;当玩具的功能不只局限于玩耍和观赏,而被赋予更多的文化体验,一场有关文化与市场融合的潮流酝酿开来。

  一群年轻的设计师和策划人参与了这场潮流。他们有的来自文博机构,从传统文化中找寻适合做玩具的元素;有的另辟蹊径,从看起来毫不相关的传统制造业转型来做潮玩。努力的方向和重点虽然各不相同,有一条共同的脉络却清晰可见——在玩具的世界里,中国潮流玩具从业者正在创造一门自己的语言,一门根植于传统文化的独特语言。

  手握袖珍精巧的洛阳铲,一点点挖开包裹着未知“文物”的洛阳土,忐忑、期待,谁也不知下一秒会露出什么样的“失传宝物”。

  这并非考古现场,而是一个考古盲盒带来的新奇体验。2020年,河南博物院推出“失传的宝物”系列考古盲盒,设计团队特意将各类“宝物”藏在土中,让人们有机会感受亲手挖掘历史“文物”的惊喜与文化体验。从调兵遣将的虎符到“隐藏款”镇馆之宝妇好鸮尊,曾经只能在书中一睹风采的文物,在逼真的盲盒体验中揭下神秘面纱。

  将考古过程以盲盒潮流玩具的形式再现,极具创意,但并非易事。“从开始到现在,光是包装我们就修改了12次。”90后文博工作者、河南博物院品牌运营主管刘维说。

  在镇院之宝杜岭方鼎的设计过程中,要将通长87厘米的青铜重器缩小到手掌大小,意味着成品不得不放弃许多原物的细节。但设计团队在提高设计、翻模难度的前提下仍然坚持保留“饕餮之眼”细节元素,因为它是鼎身饕餮纹的精髓。“作为文博机构,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产品不能有一点文化内容上的错误,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。”刘维强调。

  精益求精不意味着刻板。工作中,设计团队经常与顾客互动,从中汲取新潮玩法的灵感,刘维称之为“动态文创”。“顾客的反馈会给我们很多启发,有些顾客挖到了半块虎符,希望有更好的收藏价值,我们就设计了一个玩法:如果挖到两块可以拼起来的虎符,他就可以‘调兵遣将’,得到一个大将军印,体验‘一支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’的感觉。”刘维说。

  如今,致力于读懂年轻人的河南博物院俨然成了一个潮流打卡地。“我们现有的100多款宝物大多是馆藏,它们有各自独特的文化背景、研究价值,让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资源得到应有的关注,也是考古盲盒的初衷。”作为90后青年的刘维,对国风潮玩的未来同样抱有一份年轻的期待,“年轻人内心本就有对中华文化的骄傲与认同,我相信,国风潮玩能成为开启这份骄傲与认同的钥匙。”

  像牛顿被落下的苹果击中,博物馆里对斗拱模型的惊鸿一瞥成为击中青年设计师、晚峰文化品牌创始人刘文辉的“苹果”:“我当时的第一感受是,古建筑不应该只是一个静态的展示品,待在玻璃罩里,不能碰、不能摸,也不能打开。”

  刘文辉绞尽脑汁思考,如何让这些宝贝走出展览馆,成为所有人都可以触摸的存在。“木构建筑本身结构性非常强,它或许可以被开发成一个很好的工艺品。”几番思索,他将目光投向了积木这种玩具。

  刘文辉开始制作斗拱积木时,国内市场上尚没有成熟的产品可供借鉴。“有人说,你只是把屋顶还原下来啊!”刘文辉回忆,但是,将斗拱、榫卯设计成玩具,并非依葫芦画瓢就能了事。屋檐之下、看不见的暗处,古建筑结构往往暗藏玄机。刘文辉在制作五台山佛光寺积木时,翻阅了大量图片资料,但二维图片不可避免地限制着设计者的思路和设计的深入。“斗拱、榫卯藏在阴影里,照片没法捕捉屋檐下的那些细节。”刘文辉说,“我们跑去佛光寺考察了十几次,做了100多次实验、100多次试用和修改,才最终实现了几乎100%接近原物。”

  保证积木外形美观的同时保留原结构样式,是设计师必须解决的难题。“很多建筑其实是从实用性出发的,对工匠来说,支撑起整个屋顶是第一位的,而美观是其次。”刘文辉说,然而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,美观则成了首要需求。

  在这对矛盾中,刘文辉渐渐摸索出了平衡点:“我们会放弃一些外形上不够惊艳的部分,做设计上的优化,但是结构本身的精髓、背后巧妙的力学结构、蕴藏的杠杆原理,一定要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。”刘文辉说,“这些背后的巧思才是我们想要展现的。”

  刘文辉现在的目标依然是做出最好的中国积木。但于他而言,这一切早已不是“做积木”那么简单。刘文辉期待斗拱积木能够承载起这一代年轻人的文化记忆:“当越来越多人关注传统文化的时候,传统文化就可以重新翻开它灿烂的一页,然后用当代的形式传播和传承。我相信这种结合,也会让未来的中国文创迸发更多灵感。”

  一家为知名手机厂商生产金属配件的厂家,同时是一家在海内外拥有众多粉丝的潮流玩具生产商,这样的角色出现在东莞不会令人感到意外。

  80后潮流玩具从业者、东莞微石科技总经理熊毛,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从“中国制造”走向“中国创造”的潮玩故事。

  “我们是做金属加工起家的,2004年就在东莞成立。我们很早就意识到,一直给别人代工是走不远的,我们要创造一款新的产品,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。”熊毛介绍,从2006年开始研发到2014年成立独立品牌拼酷,他们用8年时间开启了一个全新的领域——金属拼接玩具。

  传统玩具主要以纸、木、布、塑为材料,在这些领域,国内的初创玩具企业很难突破和超越国外品牌。“但在金属拼接玩具领域,我们可以骄傲地说,这是我们中国人创造、并且处于业内领先的一个领域,目前整条生产线设备都是我们自主研发的。”熊毛介绍。

  十多年前,用金属做玩具,拼酷是第一家,一系列意想不到的难题摆在了设计团队面前。什么样的金属适合做玩具?经历一次次失败,他们终于在几百种金属材料中,发现0.25至0.3毫米的430不锈钢片或黄铜片具有理想的拼装效果。

  真正让更多人知道拼酷的,是一个名为“大唐小街”的国风系列潮玩。在这个系列里,玩家通过金属件之间的一拧一扣,就能还原门庭若市的客栈酒楼、烟火气十足的食肆小摊,一秒穿越回店铺林立、车水马龙的大唐盛世。

  一个小故事让熊毛记忆犹新。2019年,拼酷首次将黄鹤楼、美猴王等产品卖到日本,没想到在日本社交媒体上引发了一场关于文化的讨论。“有日本玩家说中国的建筑和日本的很像,马上就有人纠正他说,其实日本的建筑风格来自大唐。”熊毛感慨,“当时就很受触动,我们作为一家民营企业,还能起到文化传播的作用,很有成就感!”

  这个故事给了熊毛很多信心。现在,每当有人问熊毛“拼酷是不是在对标做中国的乐高”,熊毛都会回答:“我们面前没有可以对标的公司,我们要走的是一条自己的路。”

  据证券时报深度挖掘发现,亲泰儿玩具是江苏国泰(002091)全资子公司,拥有自主知识产权。公司拥有两家大型玩具生产工厂,连云港亲泰儿玩具有限公司,苏州亲泰儿玩具有限公司,和一个专业玩具设计研发中心,拥有17000平方米的厂房,员工1500名,近1500台(套)生产设备,一个玩具实验室,25万打以上的月生产规模,和3000多万美元的年销售能力。

  据证券时报深度挖掘发现,亲泰儿玩具是江苏国泰(002091)全资子公司,拥有自主知识产权。公司拥有两家大型玩具生产工厂,连云港亲泰儿玩具有限公司,苏州亲泰儿玩具有限公司,和一个专业玩具设计研发中心,拥有17000平方米的厂房,员工1500名,近1500台(套)生产设备,一个玩具实验室,25万打以上的月生产规模,和3000多万美元的年销售能力。

  Jason Freeny,美国插画师、玩具设计师,出生于1970年,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半剖玩偶,露出可爱造型人物的内部骨架,众多经典卡通人物都惨遭解剖,超级玛丽、乐高玩偶人、HelloKitty等,甚至连玩具小黄鸭都未能逃脱。

  80后潮流玩具从业者、东莞微石科技总经理熊毛,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从“中国制造”走向“中国创造”的潮玩故事。澳门天天彩正版资料